来稿选登
    安妮 张爱玲女人与爱情

        记得第一次认识安妮是因为她的书被放在书店的中间位置,一本黑色的封面,带者深沉的忧郁。
        那时我喜欢上安妮,这带着小资而又极度感性的上海女人,她总是在暧昧而茺凉的文字中将自己放。我想这也许是是她命定的劫难,她的才情也只有在这里的文字中才能得以最淋漓的展现。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字总让我想到女人,一个美丽而寂寞的女人,不管她曾经拥有过些什么,但最后总以孤独的姿态出现在这个迷离的红尘。
        能让我想到女人的还有张爱玲,她总是不厌其烦的描写旗袍,描写一幅被飞扬起的帘子,然后写到三四十年代大上海的那些女人。都是些病态的思想,让我害怕。而安妮小说中的女人,总如略带忧伤而轻轻流淌的夜曲,有着古典的柔美,让人一见的刹那之见让人的心碎裂,留下一些不动声色疼痛感,同样让人有些害怕。(我不敢说他们笔下的人物都代表着自己,但我相信那些都是他们孤独和冷寞的流露,正如张爱玲,她总是寂寞的生活,寂寞的写些文字,然后寂寞的死去。)
        张爱玲爱写朱红阁楼,安妮爱写咖啡厅,张爱玲喜欢花大量的笔墨来描写一件旗袍,而安妮则会不厌其烦的细腻地描绘音乐与灯光,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给极美的事物染上了苍凉的色调。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利用他们笔尖的孤独来抗衡自己渐为麻木的心,总是特别钟情他们的文字,更迷恋着安妮那浪漫似的幽雅的碎裂悄无声息的疼痛。
        喜欢上他们文字的原因也许还因为我是个同样喜欢朱红阁楼,同样深爱旗袍的女子,同样迷恋着爱尔兰似的轻音乐,对灯光和气味有着极其的敏感的人。
        也许因为安妮总写爱情,才让我这个年龄的人读的更多,她似乎有意的要拿爱情来对抗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庞大的孤独和冷漠。但是很失望,爱情最终被孤独和冷漠吞噬,要么也要支离破碎。因此她的那些文字总能给人措手不及的大片大片的空白和内心的流离所失,我想这种流离失所是我这种生活阅历极为浅薄的人所承受不起的,因此遭遇悲伤的时候,我总是逃离与她接触,我害怕自己被她笔下的人物感染上同样的寂寞的姿态。
        张爱玲与安妮同样生活在上海,同样些那些苍凉的文字,但因为生活经历的不同他们笔下的内容和思想也就不同。
        张爱玲爱写三四年代大上海女人们的生活状态,安妮则爱写后工业时代里浪漫而轻碎的爱情,只是安妮以为淡漠的红尘还会有些意外,所以她的笔下也总有些意外的邂逅,意外的幸福。但是张爱玲她不同,她已经绝望,所以她在笔下总无情的撕裂人的内心。
        并且张爱玲小说中的南女是不曾有过爱情的,女人只是借助男人立足于这个社会,而男人则是因为生活所累而和女人结合。就如《倾城之恋》中的范柳原对白流苏说:如果有一天这世界的文明都踏完了、烧完了、毁完了,还剩下这堵强,如果那时我们还能在这里相遇,也许我会对你有一些珍惜,你会对我有一些真心。那么张爱玲中的女人总会因为生活而贽黩爱情,而安妮小说中的女人,他们对爱情总是以生命去追求。然而那些爱情却犹如装饰在颓废花园里娇艳的花朵,美丽浪漫便只是表面之层和刹那之间,最后终于抵挡不了这个时代里庞大的冷漠和孤独。
        那么张爱玲小说中的女人是为了生存而结婚,安妮小说中的女人是为了爱情而生存,爱情一旦破碎也跟着死亡,都是两种极端但却折射出相同的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