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选登
    小议“读书”与“行路”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是杜甫脍炙人口的名句。而郑板桥却偏说:“读书数万卷,胸中无适主。”为什么呢?
        这两句诗看起来意思截然相反,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杜甫的话无疑是对的,熟能生巧,勤能补拙,这是古今中外学问家的经验之谈。但是,如果读书贪多而嚼之不烂,缺乏驾驭知识的能力,自然会产生“胸中无适主”的感觉。因此,老子说:“少则多,多则惑。”
        从古至今,靠苦读而起家的事例不胜枚举。然而,正如著名学者彼得拉克所说的:“书籍使一些人博学多识,但也使一些食而不化之人疯疯颠颠。”历史上,由苦读而弄得“疯疯颠颠”的也不乏其人。名家笔下的范进、孔乙己,正是被“死读书”坑了一辈子的典型。
        由此可见,读书若不得要领,“破万卷”并非是什么好事,也未必就能“下笔如有神”。
        据说古时候有一个秀才,读书已“破万卷”,按说该是满腹经纶,“下笔如有神”了,但可惜的是,他只会生吞活剥地照搬照套书上的东西。有一次,一个死了丈母娘的人请他写幅挽联,他自然是满口应承,于是照看书上挽丈人的挽联抄了一幅。人家提醒他弄错了,他反倒说:“我是照书上写的,怎么会错?是他家死错人了,要是死了男人,不正对题吗?弄得那人啼笑皆非,这真是荒唐之至!
        清代钱泳的《履园丛话》中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者不可偏废,每见老书生